但经济水平却不高

2021-01-05 18:41

从以上政府官员的言辞中可看出神木仍然是把宝全押在资源上的,或许神木目前的危机真是煤炭行业不景气引起的临时性危机,但煤炭总有挖完的一天,哪一天煤炭挖完了,神木又咋办呢?

神木是一个煤炭资源相当丰富的县,已探明的煤炭储量高达500亿吨,为中国煤炭第一县。

据这位人士介绍,在神木许多人都靠放高利贷为生,几百上千万收不回来的比比皆是,上亿元收不回来的也不在少数。据说民间借贷规模有200个亿,也有人说不止200亿。理由是一位鄂尔多斯司法机关工作人员透露,仅神木流向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资本就是600亿元至700亿元。民间借贷规模有多大?

无独有偶,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王青云更是进一步全面指出资源型地区发展接续和替代产业的具体做法和思路。

王青云认为,不同区位的城市,转型的要点应不一样。对于离中心城市较远的城市,可发展接续产业,比如由煤转向电,由石油转化为石化,木材转化为家具等等。对于资源型城市如何发展替代产业的问题,王青云特别强调应相信市场。

“在当前总的经济形式不景气的背景下属于正常下滑,” 神木县财政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神木县发改局副局长高海雄也表示:在神木规模以上的企业有240户,规模以下的企业有上千户,特别是规模以下的企业融资都是靠民间借贷,在神木民间资本不是存在银行,而是直接借贷给企业。

“这个没有统计数据,而且也无法统计,”神木县金融办一位人士电话告诉记者,因为除了公开的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外,可能还有一些没有登记的地下钱庄和个人放款,根本无法统计。

上述那位开小额贷款公司的人士告诉记者,从司法部门公布的民间借贷纠纷案的涉案金额不难推出,神木民间借贷的规模不会低于200亿,因为记录在案的就高达75亿,没记录在案的民间借贷肯定是75亿的好几倍,尽管神木深陷民间借贷纠纷,但也不是每一笔借贷都会诉讼到法院,或需要公安部门立案侦查,许多民间借贷没有发生纠纷,或纠纷通过担保人协商自行解决的也不在少数。

提到资源性城市发展替代产业的问题,美国的休斯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休斯敦原本是石油城,上世纪40年代时,美国在休斯敦布局了宇航中心,从而带动了1300多家企来与之配套,从而使休斯敦这座依靠石油资源的城市,一下成为了世界著名的航天中心。

“在神木有很多人,甚至连农民都是因煤而富,” 神木县煤炭协会会长赵存发告诉记者。以他们村为例,1992年全村人入股办集体煤矿,那时煤价不太好,每吨煤也就赚个两、三元,全村有400多口人,年底每家能分到两三万元。2005年后煤价上涨,每吨煤能卖到600多元,到了2009年前后,他们村的煤矿一年仅利润就能赚到一个亿以上。全村400多口人,平分的话,每人一年都能分到250万元。这个村几乎家家在西安都有房产,每家在神木也有两三套房,除了房产外,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上千万的闲散资金。

神木县教育局和卫生局也对外公开表示,全民免费医疗和15年义务教育惠民政策照样实施。今年上半年神木免费医疗支出9870万元,15年免费义务教育支出1.65亿元,没有出现任何资金困难。

“‘神木模式’来源于强大的财政支持,”记者调查发:2008年神木县实现人均生产总值6.87万元,是全面小康社会规定的人均3000美元生产总值的标准的3倍多。当年财政总收入达到了71亿元,其中地方财政收入达到了16.7亿元。综合实力位居陕西省第一位,全国第92位。

神木民间借贷规模虽没有官方统计,但从民间借贷纠纷诉讼案件可以看出民间借贷规模不小。据了解,目前公安、法院涉及民间借贷的受理立案的案件金额超过了75亿元。其中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仅去年就为4786起,诉讼人数为7658人,涉案金额为32.17亿元。去年神木公安受理的民间借贷的纠纷案件7起,涉案人数为1247人,涉案金额43.01亿元。

“神木的资源并非已枯竭,各类矿藏资源储量大,潜力也很大,可以这么说,神木家底还是很丰厚的,目前遇到的问题只是煤炭不景气引起的临时性的坎儿,如果经济转暖煤炭行情看好,神木又会很快恢复原来的生气,神木有实力迈过当前的坎儿,也有实力解决当前的困难和危机。”神木县一位政府部门的官员告诉记者。

“国家产业整体布局时应把资源型城市的发展纳入其中,” 王青云强调,仅凭资源性城市自身有时是很难实现有效转型的。

“尽管‘7·15事件’是由个别放贷者亏空泄愤散布谣言引起的,但它反映了民间因借贷绷紧的神经已到了相当敏感的程度。”榆林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告诉记者。

这座建在煤堆上的县城,因为煤几乎一夜暴富。老百姓手里有钱了,而政府财政的腰包也讯速膨胀。财政富起来自然会把钱用于民心工程。2002年神木就有了分类分步实施免费义务教育的设想,2008年将高中拿入了义务教育范围,2011年把三年的学前教育也拿入了义务教育范围。《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办法(试行)》酝酿一年多之后,于2009年3月1日正式施行。为方便老百姓看病方便,除了神木县的7所医院列为了全民免费定点医院外,还把西安交大附院等五所省重点医院和北京6所知名医院列为了全民免费医院。开全国全民免费医疗的先河。全民免费医疗和15年义务教育被媒介称为“神木模式”。

一位企业老板也告诉记者,“现在大多数企业处于两难境地,许多半拉子工程,接着干吧,又难以融到资,不干吧更亏。而且许多设备是有使用年限的,一过年限就得报废。”

“资源型城市的转型虽然迫在眉睫,但不能不切实际地与资源一刀两断,”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苏福庆说,最切合实际的做法是做好资源延伸这篇文章,即不断拓展延长链条,进行科技创新,开拓具有独特竞争优势产业。

官方称,2012年神木的财政收入为53.5亿元,上级政府补助14.37亿元,当年财政支出为67.8亿元,两者比较,去年财政还结余700余万元。神木县财政没有亏空。今年第一季度神木县财政收入为12.82亿元,虽然同比下降1.4%。

神木,这个gdp突破千亿的百强县而今却被民间高利贷梦魇缠绕。

“有这么一个现象,一些城市都在做产业规划,我们研究过许多城市的五年规划,但结果许多五年规划都没有兑现,反而是没有列入重点发展的项目发展了,也就是俗话说的,‘有心裁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 王青云说。作为政府,规划者主要精力应放在区域规划,即哪个区域发展什么产为业。

据介绍,以前在神木的街上,几百万元的豪车随处可见,每隔几百米就有五星级酒店和高档商务会所。现在街上的豪车少多了,倒是不时能看见有二手豪车被运往外地,酒店商务会所也冷清多了。神木县东兴街是当地较繁华的街道,在这条街上随处可见关门歇业的店铺,在神木的麟州街、金煤路等另外几条繁华的街道,也随处可见关门的理发店、服装店和酒店等关门歇业的店铺。

记者了解到,除了煤炭工业不景气外,从神木县城看起来,其他产业也是一片萧条。

“你被套了多少?” 成了神木县朋友一见面的问候语。神木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小规模贷款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和几位朋友前几年开了一家小额货款公司,最初的规模为1亿元,开始很赚钱,两三分的利(月利率2%、3%)放出去,收入很是可观,到时都能连本带利收回,没有出现赖账的现象,去年形式出现恶化,他们把放贷规模缩减至三四千万,但还是有大约1000万被套可能收不回来了。

煤堆上的神木,经济的主要支柱自然是煤,而来自煤炭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煤炭累计产量为17.9亿吨,同比下降3.7%;煤炭销量17.5亿吨,同比下降3.8%。同时由于利润下滑亏损企业越来越多,今年前5个月规模以上的煤炭企业利润同比下降43.9%,煤炭企业亏损额达到了198.58亿元,亏损额同比增长了134.6%。

资源型城市如何转型实现可持续发展呢?社会上一些简单的提法就是发展绿色旅游产业。但现实情况不是每座城市都适合发展旅游产业的,旅游产业需要地理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相依托才行。

“煤价高时,放贷的高兴,借贷的也高兴,虽然借款利息高,但煤价更高,能赚更多的钱,再高也能还上。当2012年煤价出现下滑时,问题就出现了,煤赚不到钱,由于开矿的钱是通过民间高利贷借的,自然就还不上了。放贷的有的又是从别人那里借贷的,这就像击鼓传花一样,鼓声一停,砸在谁的手里谁倒霉。”以上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一些要不到钱的,自然通过司法途径要账。于是,公安法院的民间借贷的案件也就骤然急增,法院审案都审不过来。

“民间借贷危机应该只是神木危机的冰山一角,更为重要的摆在神木人面前的‘神木模式’还能不能维持下去的问题,”在神木民间借贷危机爆发以后,业界无不如此担心。

神木县更是重灾区,去年下半年开始,煤老板跑路,地产商自杀、民间借贷崩盘的消息不断传出。目前至少有六成以上煤企停产。今年7月15日还爆发了群众围堵县政府的“7.15群体事件”。

“神木虽是百强县,经济总量很大,但经济水平却不高,除了少量央企和国企外,地方经济的实力较弱,搞风险能力很差,产业也较单一,主要集中在煤矿,”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建飞建议,“神木应该把有资金实力的企来联合起来,投资一些有发展前景的项目,以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

神木县一位政府工作人员也向记者透露,“在神木有个上千万闲散资金的家庭,比比皆是。”

About...

河南省平顶山市瓮木晶农业发展有限公司(www.baishefanli.com)食品流通许可证,三文鱼口感;三文鱼功效;鸭舌帽男生;三文鱼刺身图片,是一家专业生产罗茨鼓风机.

热门阅读

随便看看